13

MAY

2019

7.JPG

 

 

上個月,終於見到Institut CECE執行長,是個很年輕、外型很亮眼的混血男子,進了辦公室,我直接說明來意,內心同時非常害怕眼前這個人,會說一堆大道理,刻意用美好的字眼,去掩蓋黑暗的內幕。

 

我:平時我在網絡平台都寫一些比較真實的內容,所以希望這次的專訪也能如此。

他:好,那我先說說Institut CECE的歷史吧,1993年前,馬來西亞并沒有幼兒教育,單親家庭也無法全力照顧小孩,後來父母開始察覺,小孩需要更早接觸正確的教育,不能一直由長輩代勞。

 

我:那你們和其他學院不一樣的地方在哪裡?

他:幼教老師最大的問題,就是不敢做Practical教學,因為他們不會應對小孩,在這裡,我們堅持不把課程標準化,與其教一些字面上的知識,不如讓他們學習Play-Based教育方式,例如採取花花草草,提取天然色素來畫畫,也讓小孩有機會接觸動物。

 

我:你是說,這裡的學生有機會接觸小孩?

他:對,因為我們樓下有一所幼兒園,所以學生可以學以致用,你待會可以去參觀,這裡的小孩都不怕生。

 

 

6.JPG

 

 

我:Institut CECE已經26年,培育超過3000位學生,等於說每年大約有137位學生,其實這個人數理想嗎?

他:坦白說,不理想,我們要的目標是每年400位。

 

我:那你們計劃如何提升學生人數?

他:26年以來,我們只推出一個課程,那今年我們成功拿到一個新的課程許可證,就是特殊教育,Institut CECE是非盈利機構,所以我們一直在想如何用最低的學費,培育資質最好的幼教老師。

 

我:所謂的特殊教育,是包括自閉、弱智兒童嗎?

他:沒錯,還有天才和肢體不靈活的,這個課程5月就會推出,Full Time學生需要就讀2年半,Part Time學生則需要就讀3年半至4年。

 

 

9.JPG

 

 

我:所以你們也會幫忙父母診斷,小孩是不是特殊兒童?

他:對,但最主要是教我們的學生,如何應對特殊兒童,那麼他們才能更早建立貢獻社會的能力。特殊兒童最好在3歲前發現,但多數父母都來不及,或是沒有經濟能力負擔,如果父母去私立醫院,醫療費大約RM700至RM1500;如果去政府醫院,拿了號碼牌,或許一等就是兩年,所以除了推出這個課程,我們也會準備一些基本設施,幫助低收入的父母做個簡單的診斷,收費大約RM50至RM100。

 

我:我發現最可怕的往往不是小孩,是家長,除了培育更多更好的幼教老師,也會向家長宣導一些正確觀念嗎?

他:Institut CECE有一個科系,專門教導學生如何應對家長,而且很多幼兒園會邀請我們去做講座和工作坊,現在我們更注重另一個課題,那就是Multilevel Teaching,那就是如何同時管理程度不一的小孩,因為依然有很多資深的老師,還在用著老一輩的教法,這不符合現代的教育大綱。

 

我:未來對幼教老師會有什麼更嚴苛的要求嗎?

他:假設今天我們有300位學生,真正合格的恐怕只有70位,而95%是沒有Diploma文憑的SPM畢業生,在2020年,馬來西亞的每位幼教老師至少要有Diploma,同時每年必須抽出35個小時進修。

 

 

IMG_2572.JPG

 

 

我:你們有提到,畢業後,會安排學生到新加坡當幼教老師,可以了解薪資的部份嗎?

他:平均是2350新幣。

 

我:哦?跟馬來西亞薪資差很多欸。

他:對啊,我們的學費是RM13000,還提供一個零利息的貸款,叫做張明添基金。你只需要找到兩位薪資各有RM1000的擔保人,張明添基金就會提供RM12000的貸款,換句話說,學生只需要先繳付RM1560。畢業後,讓你用5年的時間慢慢償還,每個月只要RM200。

 

我:如果到新加坡工作,RM200絕對可以還得很輕鬆啊。

他:我們不想學生畢業後,無法靠這份幼教的薪資生存,或者很難存錢,所以才會和新加坡有這樣的合作。

 

我:可以在新加坡工作多久?

他:一年,要是表現很好,他們會繼續僱用,Institut CECE的學生比較Down To Earth,基本上沒有太大問題。

 

 

1.JPG

 

 

我:除了當幼教老師,還可以到什麼領域發展?

他:他們可以到所有和小孩有關的領域,例如玩具業,我們有一個科系是製作故事書,還有要求學生讀完一本故事書,需要寫下500字的報告,目的是要讓學生在解釋給小孩聽之前,自己先了解故事結構,以及背後想表達的價值觀。

 

我:學生會參與什麼戶外活動?

他:哦,我們還有一個農場,讓學生做Social Environment Study,他們必須像小朋友一樣去玩樂、採蔬菜和研究蟲類,凡是看到的、摸到的,都要寫在報告裡。

 

我:不好意思,我不太明白,目的是什麼?

他:訓練他們的策劃能力,唯有像小孩一樣去玩,才會了解在策劃一場Field Trip之前,需要預防什麼、小孩會問什麼問題、需要注意什麼安全等等,這就是我們很注重的學以致用。

 

 

3.JPG

 

 

我:對於LGBTQ,你們有任何相關的教育政策嗎?

他:哇,暫時沒有人提問過這樣的問題。

 

我:我知道這個話題很敏感,你可以選擇不回答,我只是看到好多幼教老師不懂得處理。

他:可是學前教育的小孩,只有3歲至6歲,會有這麼強烈的表現嗎?

 

我:怎麼說呢,我曾經看過一個例子,有位小男孩的舉止比較溫柔,結果就被幼教老師喝止,被命令要Man一點、要正常一點。

他:那我覺得這位老師這樣做,是不對的。

 

我:對啊,誰有資格去分辨對錯呢?但誰來教老師怎麼處理呢?這個課題實在太難了,尤其是對於一些思想比較傳統的老師。

他:首先,我沒辦法回應你這個關於LGBTQ的問題,但小孩不知道什麼是應該,什麼是不應該,當你否定他們,卻不給予發問的機會,其實他們的心裡會產生更多疑問,這個道理應該套用在整個大環境,不止拘限在LGBTQ上。

 

 

10.JPG

 

 

看到這裡,還記得一開始提到的樓下幼兒園嗎?專訪結束後,執行長帶我走了一趟。真的如他所說,這裡的小孩超級不怕生,看到我這位陌生人,他們的眼神也不會閃避,當我揮手打招呼,他們也會說Hi。

 

這點我真的很驚訝,因為我這副長相,99%小孩一看到,都想往牆角縮,譁眾取寵的廣告可以騙人,誇大其詞的文字可以騙人,但是這些純真無畏的目光,絕對騙不了人。

 

我最後問執行長,有什麼想讓我在文中強調的嗎?他說:

 

『我們最關心的是,怎樣塑造有素質的老師,而外面的老師也需要回流進修,老師最應該懷有不斷學習的精神,不能因為辛苦而逃避,如果他們覺得辛苦,或許他們不適合當老師。』

 

離開前,我去繞了學院一圈,看了看7間教室,確實和網絡評論一樣,設施有點老舊,散發一股塵埃的氣味,可能是關閉太久、還沒開學的關係,但該有的,Institut CECE都有。

 

但光是執行長這種難能可貴的理念,就值得想當幼教老師的人放手一搏,這可不是每家學院都找得到的。

 

官網:http://www.cece.edu.my/

臉書:http://www.facebook.com/institutcece.malaysia/

電郵:inquiry@cece.edu.my

熱線:03-41426362

 

 

 

陳簡
14 人追蹤

文章:22

人氣:524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