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5

MAR

2018

廿五週年特別企劃,小S丶阿雅丶范曉萱封面再相逢,火花啪啪啪。姊姊妹妹們的牽引與動力,照亮彼此生命的小宇宙。
時間帶給女人什麼?《美麗佳人》曾經在2001年邀請范曉萱丶徐熙娣(小S)丶柳翰雅(阿雅)三位好朋友合體來拍攝訪問。十七年之後,這回我們的廿五週年又特別企劃三人回來拍攝封面。問她們還記得上次拍攝時的情景嗎?她們都說出了許多好玩的細節來。小S受訪前還特別看過之前的那組照片,她說:「大家眼神整個不一樣了。」那時眼神閃亮充滿精力,似乎還有很多事想衝丶想做。到現在,人生像河流過了幾個彎,深淺改換,還在往大海奔流當中,速度卻有著緩急不同的推進能量了。用小S的話來說:「現在大家就是,生孩子的生孩子,結婚的結婚了,然後隱居山上的隱居山上。」三人都透露出活在自己覺得舒服的狀態,過著自我想要的人生。
 
 
她眼裡的你們
在阿雅眼中,以前的小S像狗般活潑好動,現在像貓般雖然透著嬌氣,但若真要她做些什麼也是可以的,非常聰明,當玩興起來時還是很有活力,但若有根眉毛不對也會執著想要拔掉── (意思請自行體會)。在小S眼中的阿雅以前像柴犬,對朋友忠心耿耿,現在則像馬,自在馳騁。
 
曉萱說起小S和阿雅,相當地有趣,且用心描述。「年輕時的熙娣是鳥,阿雅是蟲。」一旁阿雅挑了挑眉毛,露出好奇的微笑。旁人的驚異沒有打擾她的思緒,她緩緩地說著另外兩人在她心中的「演化史」。「現在的熙娣是大象。她年輕的時候很活躍,嘰嘰喳喳。現在有了家庭有了孩子,覺得她的責任感油然而生,像大象一樣,帶著一家大小。熙娣喜歡大象,她也成為了她喜歡的樣子。」
 
現在的阿雅則是蝴蝶,曉萱剛認識她的時候,對她的印象就是較為內縮低調。不管別人怎麼對待她,都默默地接受了下來。小S在旁鬧著喊:「殭屍。」曉萱直線前進,不被小S影響穩健地慢慢吐字,她說:「有的時候你不會感覺到那個渺小的存在,但它慢慢的爬。可是現在她活出她自己,像蝴蝶一樣。很燦爛。」
後來在問答的時候,阿雅和小S出題給范曉萱作答,題目是:你最近一次哭是什麼時候?「啊,就上次阿雅在微博上唱歌。聽到我就哭了。」小S大矇,曉萱持續講著那首〈壁花女士〉,看阿雅真誠地唱著:「…是時間的秘密,過程最為動聽…回首每份往昔,都是厚禮……」曉萱講著她的感動,阿雅漾著有溫度的笑容看她。
 
 
范曉萱說那真誠不是每個歌手都有的。「真誠的情感,很有勇氣,她沒有炫技,就是很樸實把想唱的表達出來,反而覺得更自然感動。」在採訪裡有一道刁鑽的題目,只能從小S和阿雅中選一人,製作專輯,她會選誰?范曉萱最終選擇竹旳是阿雅。「因為熙娣已經自己有很多想法了⋯⋯她已經很能自己 Handle。」她覺得阿雅很適合很樸實抒情的音樂來表達內心。「她內心⋯⋯很需要被看到,很善良很美。」「她現在能給大家更多的是心靈方面的飽足。」
 
一起瘋狂的動能
提起和姊妹淘們做過的瘋狂事,小S一口氣說不完,像是一起去漂白牙齒,當頂不住酸痛感來襲被嚇哭時,一起躺在床上吞止痛藥。「我們有很多事情都一起。因為我們都很好奇。」還有因為看范曉萱撐大的耳洞很好看,就找大家一起去把耳洞撐大,「比穿耳洞痛一百萬倍吧!」小S猶有餘悸。
 
她們三人分別提到同一件事情,就是一起去加拿大滑雪的經驗。在已經會滑雪的范曉萱影響下,阿雅和小S也就躍躍欲試。大家還在出發前還在范曉萱家客廳集合練習:腳開八字型丶蹲下重心放後丶划動手臂…。當大家七手八腳丶煞有其事地以為練會了,殊不知到了加拿大,被帶領者跳過初學者的綠區直接帶到中級藍區。
「因為曉萱想滑雪這件事太好玩了,不跟我們分享會很遺憾。一定要讓我們也學會。」小S說。結果就是她們真的下不來,一滑就跌倒,一群人只好以很緩慢的速度下坡,花了好幾個小時,直到天色都變暗了。大家沒想到的是,居然是阿雅先坐地崩潰地大哭。范曉萱丟給小S描敘這段故事的任務。小S立刻印象深刻地接手:「因為所有朋友當中,我們覺得阿雅是最有種的。以前叫她跳樓什麼的,她都願意,我就覺得阿雅學得會。沒想到已經漸漸要接近下山的時候,阿雅途中就坐在地上,大哭說他X的就滑不下去嘛,你們為什麼要把我帶到這邊來啊。」
生動的回溯到這裡,大家笑得前彎後仰看阿雅。她淡淡地補充雪坡的高度和心裡的恐懼:「你知道在人的想像裡都有那麼一摔──在雪地裡摔到不知道去向在那裡⋯⋯」失控的危險和恐懼擊潰她,回去她還發了一整晚的高燒。而在那滅頂的時刻,小S雖然也身在其中,但她顯然是激勵人心的那個,高喊:「不要哭了。給我站起來滑下去。八字。」范曉萱也不停地提醒她們「八字丶八字」。然後就在口訣及眾姊妹的陪伴下有驚無險的結束了第一次的滑雪(冒險)之旅。而途中幾次的小成功讓小S最終在日後最終學會滑雪。這次旅程讓她們看到事物不一樣的面貌,驚險度也成為三人難忘的共同回憶。
用腋毛得到友誼
很多事似乎無關緊要,但又非常關鍵,例如「除腋毛到底怎麼做比較好?」
 
這個故事是關於很酷的一組女孩想跟另一個很酷的女孩做朋友。當年范曉萱已經非常出名,小S記得在機場第一次看到范曉萱本人。姊姊大S跟她說這女孩很酷,很想和她做朋友。直到後來有次錄影,才真的有機會。而這裡有個有趣的小誤差,像情侶間怎麼開始交往,有時雙方記憶也會有點不一樣。在小S的訪問中她以為是自己先去破冰(因為她們真的很想和范曉萱交朋友好一陣子了);而范曉萱澄清了是她先問了:「你們都怎麼處理腋毛啊?」才打開橋樑:「因為我不像她們有姊妹可以商量這件事,那個年代又沒有 Google。」「我問了這個問題之後,她們回我的那個眼神跟笑容就是-你會問這個問題,我們就是朋友了。」所以,各位姊姊妹妹們,有人可以商量毛怎麼剃比較好,是個該珍惜的幸福啊。又或者若是沒人可以問,現在學會怎麼開口交朋友了吧。
 
 
鑽石般的姊妹們
如同訪問時阿雅的一段感嘆,是什麼樣的緣份,會有三五好友,陪著你闖盪職場,還是矻立不易的演藝圈,一路從少女成長到女人身份,其中小S和阿雅還都養育了女兒,也許因為認識的早,所以能談也不僅限於媽媽經,各自不同的身份生活拓展也都再帶回姊妹圈裡,補充了生活經驗。之前阿雅出書時,小S曾寫了篇序文,裡面顯示當她發現朋友成長後,自己對待她的方式也該調整,顯示了這群朋友間是經得起成熟應對的轉換。借阿雅去年出書《所有流過的淚,都會變成鑽石》時對小S說過的話,來形容這三位女子:她們應該就是彼此鑽石般的姊妹們吧。閃閃亮亮地,經過時間的淘洗,越發精彩。
 


Marie Claire(以下簡稱M.C.):談談妳們之間第一次見面的情形和感覺?

曉萱:我是先跟熙娣丶熙媛認識的,然後才是阿雅。她們介紹給我認識的。其實第一眼就知道,我將會跟她們成為很好的朋友,而且能維持很久的友誼。
 
雅:那時候曉萱是大明星,超級無敵紅。熙媛丶熙娣說要介紹我們認識,因為她們覺得我當時笑起來跟曉萱像。我覺得很開心,因為曉萱很漂亮嘛。後來第一次見到曉萱的時候,心裡的感覺就好像立刻被擁抱。
 
S:見到阿雅是剛進華岡藝校,我們辦一個新生訓練營,我跟她坐一起,就開始跟她聊天,發現我們想法都一模一樣,然後就那次的旅程確定我們兩個變成最好的朋友,就想說怎麼會到現在才認識你啊?曉萱是大S在機場指給我看,說那個女生很酷,想要認識她。後來在攝影棚的時候,我就過去跟她主動說話。
 
M.C.:如果要和另外兩位去背包旅行,會選那裡?
 
曉萱:我想跟她們兩個去加拿大滑雪。因為之前⋯⋯(請參照前文的驚險記事)。
 
S:我也是回答滑雪。但我是寫日本苗場。加拿大現在對我來說太遠了。(之前說過最多能接受五天四夜的旅程,最想逛有風俗民情的小店舖。)
 
雅:我想帶曉萱去的地方和想帶熙娣去的地方是一樣的。我想帶她們去印度大吉嶺,就是去大自然爬爬山啊,比較原始那種。
 
S:(立刻回話)我沒有要去。
 
M.C.:印象中以為她(三人中某人)不會做的事,意外她卻做了的事?
 
S:大概是阿雅生小孩吧,因為她常常跟我講「絕對不會生小孩」,也不覺得婚姻跟家庭會適合她。她就是一個還蠻獨立,然後有自己想法的女生。結果突然有一天在我們家吃飯的時候,就一直在那邊很想吐。我們就說阿雅你要不要去驗個孕啊,她說不可能啦。我就說你去驗一下,有沒有大家可以討論一下好玩啊。結果她居然真的懷孕。她成為一個很有愛心的媽媽,會耐心地跟女兒講一些大道理。
 
 
雅:曉萱手上的刺青是我們送的。雖然我知道她要去,而且那條龍刺得超漂亮超酷,但是當我知道她是要把整個手臂都弄滿的時候,還是有嚇一跳。我知道她很有自己的 style,但因為真的很大片,我就(驚訝狀)「哇塞。真的假的啊?」結果刺下去真的很好看。
 
S:是真的很大。但我覺得曉萱就是一個會刺青的人啊,她做這件事情我覺得非常合理。
曉萱:她們兩個我覺得是結婚生子。我以為她們兩個都絕對不會做,結果她們兩個都結婚當媽媽了。
 
M.C.:有什麼特別低潮的時刻是姊妹淘陪你度過的?
 
S:其實我們姐妹都是會輪流低潮的哎。就比如說此刻誰說覺得自己現在人生的狀態很不好,然後對自己很沒信心什麼的,就會找姐妹淘來聊一下,從她們那邊得到溫暖和力量。我是一個很容易把事情看開的人,可是我一定要把事情講出來,那就要有傾聽者。然後傾聽者一定要是了解我在講什麼的人,她們就真的是很了解我在講什麼。有時候當生活很混亂的時候,想講心情,但用字會比較亂七八糟,可是她們就會懂我在說什麼,幫我分析感覺,讓我覺得事情沒有那麼嚴重。
 
 
雅:這個很難回答,因為她們不是特別時刻才在,姊妹們是一直在那裡的。你要特別說難過的時候她們陪著妳?但開心時她們也陪著妳啊。她們不是特定時刻才會在。她們一直在那裡,已經成為一種存在。所以不會特別去說記得什麼低潮的點。有時候你會以為什麼都可以跟家人說,但因為媽媽對你的工作與環境不了解,有些事說了會增加媽媽的擔心。跟她們就什麼都可以聊,而且是越相處越可以。經歷了那麼多事這麼長時間以後,朋友之間會有一種很深的信任和祝福。雖然她(指小S)嘴巴也會唸會罵,但你會覺得很有趣;就像到一定年紀以後會覺得媽媽的嘮叼其實也沒有那麼令人煩躁。
 
S:其實阿雅很能原諒我。
 
曉萱:應該是說,都是生活中的小事,當突然發現有一件事情在生活中,讓我很緊張,這個時候就非常需要姐妹,不是家人也不是男友。因為就算是芝麻小事,她們都會很認真的去了解,這時候你需要的是什麼。你並沒有想說她們要給我鼓勵,但因為她們的個性,會給你樂觀的鼓勵,或讚美。而那個角度,是我從來沒有聽過。我覺得這是很難得的。我覺得姊妹是比朋友比家人,都還要更親。真的你有很多事情,姐妹知道的可能還比家人、另一半、枕邊人還多,我覺得那個東西好像是我們彼此連起來的那一根線,然後也是彼此的養分,一直到今天,隨著時間增厚。
 
 
M.C.:還記得25歲的你是什麼樣子?
 
S:年輕的時候想做什麼就做,那時候我肚子餓就要吃,現在生活變得很清淨也沒什麼慾望。廿五歲是我《康熙》正在紅的時候,意氣風發,可是我戀愛運都沒有很順,就想說為什麼都不能夠認識一個男生是單純的?那時候很想談戀愛。
 
雅:因為這次的訪問我好好想了一下,廿五歲對我來說很重要。那時是我感情空窗期。前一年爸爸過世,又好久沒有單身。就自己去了一趟法國做瑜珈,試著把自己的生活過好。以前我會扛很多東西在身上,容易給自己很多壓力。記得有一次在醫院,和父親抱在一起哭,他就很希望我能為自己做一些事。
 
曉萱:我的總結就是25歲的我有很多話想說丶想表達,都在我的音樂作品裡呈現了。現在的我,想當一個很好的聆聽者。如果有有緣的人,需要我的建議,很願意分享我的經驗,給他們陪伴和鼓勵。
 
 

Text / Marie Claire美麗佳人

Photo / Marie Claire美麗佳人、Zhong Lin 

造型/林智強、陳君農化妝/妝顏造型工作室 Chia-Huei Chen(阿雅)、陳怡俐(范曉萱)、Yali亞歷(小S)  髮型/Splendy @ Zoom Hair(阿雅)、Sydni @ Zoom Hair(小S)、Peter Wu @ Headline(范曉萱)  美術場景/張善學、賈茜如

本文出處,更多精采內容請上《美麗佳人》官方網站《美麗佳人》官方粉絲團。未經授權,請勿轉載!】


延伸閱讀

【獨家專訪】封面人物:小S 我只是選擇面對 ﹙上﹚

【獨家專訪】顛覆印象?和范曉萱一起討論愛情的多種樣貌......

韓星最愛童趣單品HIGH CHEEKS首波迪士尼聯名太Q了!壞皇后、小美人魚、愛麗絲限定包款一定要逛阿

 
Marie Claire
58 人追蹤

文章:292

人氣:1148